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迹部的烦恼

先排个雷:

设定:医生越前(25)x初中生迹部(15)

迹部是越前带大的

 

 

 

一、

 

 

越前龙马回家的时候总喜欢抱些东西,爱宠卡鲁宾、沙发上的抱枕,不管是什么,软软的可爱的能抱起的东西都会被他揽进怀里,迹部景吾也不例外。

 

越前龙马双手抱着卡鲁宾——本来他可以单手抱起卡鲁宾的,另一只手拉开鞋柜的拿出拖鞋,现在他只能用脚拉开鞋柜。不过他太看得起自己的脚趾的灵活性。

 

于是他扬声喊:

“景吾。”

……

 

不在家么?

 

越前龙马放弃用脚折腾鞋柜,放下卡鲁宾自己取出拖鞋穿上,他看了一下墙壁上复古的壁钟,这大清早的,几个意思?

 

迹部景吾在阳台上思考人生。越前龙马站在他身后看他思考人生,他不动也不说话,他倒要看看这小孩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

 

迹部景吾当然没有发现他,分针转到一大半的时候,越前龙马跨上去揽住他。

 

“在想什么?”

 

迹部景吾吓了一跳,等他看清是谁的时候才反应除了他还有谁。但问题不是这个——抱住自己的越前龙马身上有股陌生的香水味。

 

“你今晚不是去医院前辈的生日宴么?”

 

“不,今晚我负责的病人病情有变,我留在医院值班。这是病人的情人的,她晕倒了我送她去休息室。你在外面吹了多久,这么冷。”

 

越前龙马放开迹部景吾,握住他的手,一边数落一边拉着他往卧室走,直到把人塞进被窝里手手脚脚暖和起来才罢休。

 

“景吾是想我不在家睡不着?”

 

迹部景吾推了推他:“谁想你睡不着,本大爷又不是小孩!快去洗澡,臭死了。”

 

“你还差得远呢。”

 

洗完澡越前龙马就捞过迹部景吾抱着睡觉,病人的病情反反复复的有些复杂,他照看了一夜到凌晨四点才平稳下来,这下没一会儿就熟睡。

 


 

 

 

二、

 

 迹部景吾本来按时睡觉,不过翻来覆去的没睡着,干脆起来吹吹夜风。


越前龙马说对了,他确实想他,不过不是那种想。

——部门有个学弟看上了他。

 

他不知道这事越前龙马知不知道,但就本人来说他不希望他知道。毕竟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学弟初入学生会被自己照顾了一番心存感激而已,并不是真的喜欢。而且,他也明确表示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位小学弟不知道是否脑子缺了根筋,并且脸皮贼厚,还对自己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特别是后来见识了他第一单打的实力和华丽技巧后,也屁颠屁颠加入网球部。

 

昨天迹部景吾就冰帝与青学两校的合宿练习的事情要去青学走一趟,扯上忍足侑士的时候被小学弟知道了死皮赖脸的也跟上。

 

忍足:“你一个不是正选的跟过来做什么?”

学弟:“观察学习呀,说不定以后我就是冰帝的部长呢!”

迹部:“……”

 

虽然不想承认,小学弟的网球确实打得还不错,下一轮校内排名应该能进正选。

 

迹部景吾不确定要谈多久,先打电话给越前龙马说要准备合宿,让他自己先去前辈的生日宴。

 

这一来二去的小学弟可算是听出了名堂,叫着迹部景吾问。

 

“前辈,这是您的那位?”

 

迹部景吾还没接话忍足侑士倒先开口:“是啊,他那位。”

 

小学弟愣了一下,继续道:“我可以见见前辈的那位么?”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忍足侑士率先反应过来:“他那位可是很忙。”言下之意,不是说想见就能见。

 

“前辈怕不是担心我长得比那位好看、球打得比那位好,怕比下去吧。”

 

忍足:……

迹部:……

 

论长相,就你那长相,越前早甩你几个国家都不止。论球技,未满十二岁获得美国JR大会四连霸了解一下,十三岁同时被日美两国邀请加入国家队了解一下。

事情闹成这样一路上都没人说话,最后小学弟的家里人打电话过来喊回家吃饭,临走前小学弟恭恭敬敬的对迹部景吾鞠了一躬。

“前辈,我觉得我挺好的,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我不怕外出见人特别不怕丢脸。”

 

语毕转身就走。

 

忍足侑士笑成傻子样,直扑迹部景吾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迹部,你家伙桃花太艳丽了吧。”

 

何止艳丽,简直艳丽到吃不消!

 

这可如何是好。

 

迹部景吾对这一小学弟问题展开人生思考。小学弟不过是误把倾慕当喜欢的青春期小屁孩,你说拒绝吧,万一成了报社怎么办,不对,重点这货跟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你说接受——不行!绝对不行!光想象就难受!话说当初他青春期的时候除了中二病犯了外也没什么事,这跟越前龙马有莫大的干系。

 

那,要不要告诉越前?

 

他脑补了一下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小学弟最终不敌越前从此封闭内心就此沦落报社成为社会问题的画面……不行,不能戕害未成年少年弱小脆弱不成熟的小心灵!

 

而且……

 

迹部景吾看着眼前的越前龙马的自然闭合的眼底下的乌青,以及下巴一小圈没来得及划掉的胡渣。

 

果然还是舍不得他家那位知道这点小事啊。

 

 

 

三、

 

 

所以,迹部景吾在合宿前的一个休息日约了小学弟出来喝饮料。

 

小学弟很兴奋,叽叽喳喳的说的不停,迹部景吾边搅拌着咖啡边左耳进右耳出。等小学弟停下,迹部景吾问:“说完了么,那么到本大爷——”

“铃——”

 

迹部景吾的电话响了,是青学的部长打过来的,想要再确认一下合宿的相关细节。迹部景吾就拿着电话出去听。

 

他回来的时候,小学弟正拿着他的手机讲电话!没错,是迹部景吾的手机。迹部景吾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公事,一部是私事,刚才青学部长打给他的是公事,那么另一部就是……

 

迹部景吾走过去的时候差点吓哭旁边桌的小姑娘,他不在意小学弟不问自取接了他的电话,也不在意小学弟说了什么,他只在意打电话过来的是谁。

 

本着狗血是第一次剧情推动力,电话自然是越前龙马打来。

 

越前龙马刚值完夜班拿了半天的假期,难得的休息日休假想着陪陪家里那位小孩顺带煮一顿小孩想要吃的牛排,回到家准备动手的时候发现家里的红酒已经没了,打电话告诉小孩让他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一瓶回来,没成想被钻了空子。

 

“喂,越前……”

“你在哪里?”

“越前,你听我说……”

“你在哪里。”

“……我在学校附近的饮品店。”

“等我。我现在过来。”

“……”

电话立马挂了,迹部景吾恨不得掐死眼前这学弟。现在到底是什么发展啊喂!

 

 

十分钟后越前龙马就到了,他一路赶来得及,打发迹部景吾去点一杯葡萄汁并且亲自拿到,然后一屁股坐在迹部景吾座位上抓起他面前那杯水咕噜咕噜的喝下去。

 

小学弟目瞪口呆看着他们间接接吻。

 

“你好,我是——”

 

“不用介绍,我不想知道你是谁。”越前龙马缓缓抬眼看着明显被噎住的小学弟,“你是谁跟我没关系。”

路人甲乙丙不配拥有名字。

 

他盯着对方的脸看了一会儿,内心:怎么他家小孩这是魅力下降还是怎么着,惹上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比上回那几个还差得远呢!上次那个脸好歹过得去。

 

“额,那么您怎么称呼,没听过前辈提起过您……”

“没提过正常,你们不熟,景吾不会跟闲杂人等说这些的。”

 

闲!杂!人!等!

 

他看了端着葡萄汁过来的迹部景吾一眼,对小学弟笑了一下,继续说:“既然你都叫景吾前辈,那么就叫我前辈先生吧。”

 

那……么……就……叫……我……前……辈……先……生……吧……

 

 

迹部景吾很是不开心,本来他可以吃到越前亲手做的牛排,现在只能在外面吃拉面。越前先生瞧着明显不开心的迹部前辈,心情相当愉快舒畅。

 

“你笑什么?”

“我很久没有这么看着你的脸。”

“闭、闭嘴,吃你的面!”

“你比面更令我开胃。”

“这里是外面,不怕被告猥亵未成年人!”

“所以,快点长大吧景吾。”

迹部:⁄(⁄ ⁄•⁄ω⁄•⁄ ⁄)⁄ 

 

————————————————

 

小学弟在合宿出发当天给迹部景吾道了歉。

 

“对不起,前辈,给您造成不必要的困扰,非常抱歉!”

 

迹部景吾点头,心想这孩子不错,愚子可教也。

 

“那个、前辈……”小学弟看了眼明显心情不错的迹部,继续说,“您介意把你家那位介绍给我认识么?”

 

于是,迹部前辈内心:我凸凸凸凸凸凸(艹皿艹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