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忍迹】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六月,太阳的毒辣似乎将这个城市的生物蒸发掉,宽大的马路仅有几辆车经过,平日可见的流浪猫狗都躲到两楼间的小巷,就连行道树也耷拉着枝叶。


“当啷”


咖啡店的门被推开,忍足侑士停下动作,扬起惯性的笑:“欢迎光临。”


来人径直坐到吧台后,甫坐下,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递到面前。来人——迹部景吾停下揉天应穴的手,抬起头,忍足侑士已经继续擦杯子的动作,“你看起来很没有精神。”


“啊嗯,连夜赶企划了。”迹部景吾双肘搁到台面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味蕾逐渐被苦涩包裹,一点一点的刺激神经。


店内的空调开的很足,驱走了他进来时汹涌而入的燥热。迹部景吾偏过头,店门正对着一家银行,银行的旁边是他工作的地方——迹部财阀。


“本大爷不明白你,那么辛苦读完经济为什么要开这种小店。”


忍足侑士揶揄地看着他,“哦呀,迹部大少爷不也是经常光顾‘这种小店’吗?”


“咳咳,”迹部景吾不自在地撇过脸,“只是近而已。”


“是吗?”


“是!”


迹部景吾又喝了一口咖啡:“忍足,后天停业吧。”


忍足侑士放下杯子,“想去哪里吗?”


“啊嗯,我们去爬山。”


“这种时候?”


迹部景吾抬起有些青色的下巴,右手打了个响指,店内仅有的几个客人转过头,“沉醉在本大爷的导游下吧,忍足。”


“这么热的天……你的脑子里到底装什么。”忍足侑士不大赞同地扶着眼镜,唇边却荡出温暖的笑意。


……


第三天,忍足侑士立在车站旁,又一辆从面前驶过。他看了看表,然后看向左边——迹部景吾将出现的方向。几乎一瞬间,迹部景吾就从转弯角出来,他走得不紧不慢,丝毫没有错过也许不会错过的车的自觉。


迹部景吾刚到车站,忍足侑士就开口:“迹部,你还真是悠闲。”昨天几乎精尽人亡的男人今天英姿飒爽,一点看不出两天才睡了六个小时的痕迹。


“还有下一班。”


忍足侑士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以前,他们约定出去时他总是这么悠闲,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他以为出来工作后这个人会改变,然而完全没有。


“下次再这样我可就不等你。”


迹部景吾抬起下巴——两人的身高差让他经常做出这样的动作,“你敢不等本大爷,”正说着,就瞥见一辆公交,“车来了。”


忍足侑士笑了笑,随着男人上车落座。


“等了这么多年,还在乎那么一下子吗?”


“哈啊?”


……


迹部景吾选了个离城市最近的山,尽管他们早早就出发,但是途中遇上事故,到达时已经是10点后的事。


两人简单地装备一下就上山。


但是到了山腰,忍足侑士停了下来,喘着气,自进入社会后不常运动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他看了看前方,即使工作了也常去健身的迹部景吾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


“这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差距……算了,休息下吧。”他一屁股坐在凸起的大石头上,摘下帽子不停扇风。渐渐地他停下动作,间或拂来的山风稍稍减缓登山者的疲惫。


山腰的风景很好,天气晴朗,像是带上一副高度数眼镜,一切都清晰明了。望着脚下工作生活多年的城市,他想起了昨晚,疲惫不堪随时趴下却依旧喝咖啡的迹部景吾,他想起了这几年,几乎每天都会来喝咖啡的迹部景吾,他想起了国中,全国大赛前洒下玫瑰雨的迹部景吾,打着网球的迹部景吾,练习时只注视自己的迹部景吾……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对那个男人有着不一样的情感,所以才会读同一所高中,所以才会报一模一样的专业,所以会来到同一座城市,所以在昂贵地段开一家小小的店,甚至意‖淫他。


忍足侑士转过头,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慢慢地伸出了手。明明近在咫尺,却永远触不及,迹部,我……


“忍足侑士!”


迹部景吾一回头,剑眉几乎竖起来,“你想坐多久!”


“啊?”


“再不动本大爷可就走!”


“……你在等我?”


“不然你以为这100米的路本大爷能走二十分钟!”


忍足侑士一怔,原来这家伙放慢了脚步等他。


“迹部哟,”忍足侑士立刻站起,迈着悠闲却不慢的脚步来到迹部景吾的面前,因为台阶关系后者一直俯视着他,“我等了你那么多次,不让你等一次我岂不是很亏本?”


“本大爷的等待你付不起!”迹部景吾拿过他背包里的大水壶,忍足侑士明显感觉肩上轻了不少,“走吧!”他下意识地抓着水壶。


“啊嗯,怎么了?”迹部景吾回过头,一脸不耐烦。


“……没事,走吧。”忍足侑士松开了手,走在他身边。或许这样也不错,碰触不到,却能一直待在身边。


迹部,我喜欢你。


我愿意一直陪着你,至死。


——END——


第一次写忍迹,感觉把握得很不好,又说不出是哪里问题(ー`´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