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

*第一次写大纲

*第一次给章节起名

*我的文字并不好,希望有前辈指导

(一)这只猫,遇见

夜深了,整条街道只剩路灯默然工作,冷白的光投在地面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光圈,彼此连接,铺就光明之路通向街头。第十三盏路灯下坐着一个男人,他呼吸不稳,身上的西装凌乱,头发散漫地披着。这正是刚从生日宴逃出来的迹部景吾。几个小时前,同学为他办了一场生日宴,并且十分奢侈地开了几瓶价格不菲的酒。一群刚成年没两年的大学生酒量并不好,几杯下肚已经晕头转向,刚失恋的女生抱着今天寿星的大腿哭喊,甚至有一个爬到桌上跳舞,动作滑稽得像一只猴子。他也喝了些酒,不过还有较为准确的辨认能力。

待气息平稳,迹部才扶着墙壁慢慢站起,尽管这样还是免不了脑袋一阵眩晕,路灯忽然熄灭——“喵!”手臂突然一痛,迹部定眼一看,左臂赫然出现三条血痕。他的旁边,一只黑猫弓起背脊,龇牙咧齿地盯着他,金色的眼睛满是敌意。那双眼睛在黑暗中亮得可怕,特别渗人,似乎所有东西在他眼前无所遁形。

两对眼睛安静地对视,就在迹部以为时间仿佛凝固永远定格这一刻时,那条绷得笔笔直直的尾巴弯了下来,黑猫坐在地上,伸出前爪舔舐。

迹部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背后一片冰凉——他的后背被冷汗打湿。他竟然被那只猫……

稀里哗啦的水声戛然而止,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雾气萦绕的室内走出一个男人,身材颀长,紧实的腰间缠着一块浴巾,松松垮垮随时会掉下来。湿漉漉的金发随意揽到脑后,额前的碎发努力积攒水珠,未成型就被骨节分明的手碎掉。

迹部抽出架上的毛巾盖在脑袋上,边擦边走进房间。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的提示灯一闪一闪,迹部走过去捞起,有一条五分钟前的短信:生日快乐。发信人:忍足侑士。

“这家伙……”

迹部看了时间,马上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

「生日已经过了,笨蛋」

两人同样在东大,却不常碰面,这除了和专业不同外,还与两人一身原因有关:忍足读医,学期伊始就醉心于实验解剖,就读经营学的迹部也忙于公司实习,于是碰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发送成功。放好手机起身翻出医药箱,给自己的手臂再次消毒。消毒水溜进伤口带来一阵酸麻的痛感,迹部面色不改地用棉签涂匀。

或许明天该去医院看看。

静坐一阵,迹部才去收拾药箱。他正准备把药箱放回柜里,里面兀现两只金色的圆点,幽深诡异。

……

美国洛杉矶一栋别墅。

白色纱裙包裹着少女玲珑身躯,洁白的头纱在盘起的淡金发下倾泻而下,手里的花束衬得一张小脸娇艳欲滴,即将嫁为人妻的紧张不安和喜悦羞涩全部展现于她那双醉人的蓝色眼睛。

“爱、爱丽丝小姐!龙、龙马大人不见了!”

手中的礼花寂然落地,散了一地。

“找!挖地三尺都给我找出来!”

……

迹部从来不信邪,黑猫论他不屑,但是一个小时内——尤其是刚过完生日——两次遇到不喜欢的生物,他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所以把猫揪出来的力道毫不手软。

然而猫在迹部摔牠前,猛力挣脱他的桎梏,往床上跳去。“喂!”然后在他过来前一秒轻巧地跳到床头柜,接着跃上书柜,摔了一排书。

“可恶!”

猫咪稳稳落地回头,微眯着眼睛,似是得意,又似嘲笑。

“……”

……

黑猫在窜出房间前被迹部抓住,迹部将牠拎起。

“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给我滚!!”

猫意外地没有动作,任他揪住颈后的皮肉,耳朵垂下,胡须下垂,两只前爪缩在胸前,两条后腿悬在半空,尾巴缩进身子,看上去怪可怜的——如果能忽视他那对眼睛。

迹部将牠放回地上,牠一得到解放立即躲进沙发底,只留两只发亮的眼睛小心警惕地盯着他。不,不是盯着他。迹部顺着牠的视线往后看,身后的柜台上放着一包开封但没吃完的鳗鱼丝,那是忍足上次过来遗留下来的东西。

被这东西吸引吗?

但是,猫也会吃零食么?

迹部有些好奇。

他打开包装,里面的香气纷涌而出。他抽出一条放进嘴里,沙发底下的小动物动了动。

迹部把整包放在沙发前,“要吗。”

猫咪安静地看了鳗鱼丝一阵,又看了看迹部,慢慢地把头伸出来,嗅了嗅鱼丝,胡须随着牠的动作一动一动,最长那根无意碰到迹部的手背,短暂瘙痒。

猫咪抬起头,迹部放下零食,“吃吧,吃完就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