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2)

(二)这只猫,居住①

京都一处日式古宅,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急切的脚步把木地板踩得哒哒直响。

古宅后庭,一位男人拎着酒瓶靠着矮几自酌,一身华贵衣裳被他弄得松松垮垮,肆意地将麦色肌肤沐浴于银色月辉下。偶有清风徐来,阵阵花香,三两花瓣飘飘扬地从大开的衣领口进入,亲吻健硕的胸膛。

身后的拉门被猛力拉开,男人回过头。进来的是一个简约和服少年,他的慌张全部表现在他的脸上。

“跑了?”

“诶?”

胜郎呆愣好几秒,恍然大悟。

“龙雅大人你早就知道?!”

“不要找了,随他去吧。”

“可是——”

“小不点既然能从你们眼皮底下逃走自然有办法藏起来,你觉得他会被你们找到吗?”

“但是……龙马大人为什么……”答应结婚的是他,逃婚的也是他。

龙马大人,你到底……

男人饮了一小口酒,衣领随着他的动作再度大开,只要他再大幅度动作衣服就会从他身上滑下。“哈,”终是喝够,男人豪迈地搁下酒瓶,拉上衣服站起,“让他去玩吧,玩够了就会回来。”

胜郎听后垂下眉毛。龙马大人,你到底去了哪里……

……

猫咪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又软趴回身下的椅子,两只眼睛似是无趣地看着管理员对男人申诉不满、数落牠的缺点。十分钟后,男人如同前几次一样,用复杂的眼神看自己,然后,自己身体悬空。

“你到底是怎么把藏獒咬伤的!”迹部强忍着不耐,瞪着手里的猫咪。这已经是第七家宠物收养所,也是第七次被退回!

猫咪发出细细的叫声,听上去十分无辜。

“啧,我竟然问你!”

迹部放下牠,径直往门口走,猫咪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一回头,牠就停下,保持着前进的动作看着他,茫然无措地像个孩子——如果能够忽视牠渗人的眼睛。

迹部打开车门时,躺在后座闭目休息的黑猫抬起头,望着迹部将一包又一包东西放到身边,末了抬起两只眼睛看着迹部,迹部同样安静地看着牠。

结果迹部什么都没说,发动车子就走。

黑猫重新躺下,伸展四肢,闻了闻眼前的几个大购物袋,是进口猫粮和几天前吃的那种鳗鱼丝。

……

一回到公寓,迹部就将猫粮倒进新的食盘,他倒的时候黑猫就在他三米远的沙发边看着他。

迹部觉得他大概被讨厌了,不过这样正好,他将没有养猫者会有的烦恼,他也能集中精力学习。他有太多事情要做,他早上必须八点以前赶回学校上课,中午去公司继续熟悉业务,下午有课继续上课,没课继续待在公司学习,晚上他一般留在公司接受家中长辈的审核或是一同前去应酬, 每一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

顺带一提:迹部景吾,迹部证券公司的社长准继承人,东大经济系系草,同时也是一位备受瞩目的才子。在上大学时已经搬出来开始独居生活,曾有几次恋情,目前单身。题外话。现在,他必须拟写一份工作报告与工作计划,并在11点以前发到他的外公——迹部证券公司的社长的手里。

墙上壁钟的时针恰恰指向罗马数字十时,迹部正好停放开鼠标。他走出房间,客厅很暗,只有酒柜的装饰灯耀出微弱的光。他进了厨房接了一杯水,微凉的液体滑入喉咙,让他疲惫的大脑稍稍清醒几分。

此刻他应该有很多东西需要整理,但是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如穿堂风。

“谁?”

厨房是开放式的,从里面能够完全看到客厅的布局,借着窗外繁华投进来的华光,他方才依稀看到摆在沙发的抱枕动了几下。公寓的安保措施是一流的,而且他家在几处安上了警报器,迹部并不认为是外来的小偷。

繁光的阴影处忽然闪现一对金亮的眼睛,随后是细长的叫声。

迹部正要走过去警告,拖鞋踢到什么东西,散了些出来。是他买回来的食盘,里面的猫粮满满当当,有些散落地板上。


空寂的街道只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迹部推门而入。

“欢迎光……啊,迹部前辈,又来买咖啡吗?”站在收银台后的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女生,她也是东大经济系的学生,比迹部小两届。

“晚上好。”迹部说话时已经将附近货架上的商品都看了一遍,然后拿了两包离自己最近的鳗鱼丝。

“买单。”迟迟没听到消磁的声音,迹部的目光从钱包里抬到女生的脸上:“有事?”

“……对、对不起,两包鳗鱼丝吗?”女生一边消磁一边说,“没想到迹部前辈竟然会吃这种东西。”

“不是我吃。”迹部接过找回来的零钱,“给猫吃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