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3)

(三)这只猫,居住②

门被有礼貌地敲响。

“进来。”

迹部合上门,他的斜对面已经架起一个半米高的画板,画板后的幸村精市拿着一只画笔专心地描绘他眼前的画作。

“稍微等一下,我很快完成。”

“快点!本大爷的时间很宝贵。”

“是是,迹部先生。”

没理会幸村的调侃,迹部步入室内。幸村的画室很干净,画板摆放随意不随便,似乎有某种寓意,又好像没有。迹部扫了一遍整个画室,目光兀地停留在一幅画上,无法移动。幸村的画大多是写物,极少绘人,但是他所注视的这幅素描的主角,是一个男人。男人倚着墙壁,零碎的额发洒落下来盖着他的眼睛,发下是高挺的鼻梁和纤薄的唇,一件长版风衣裹住他高挑匀称的身体。他的左手两指夹着一片蛀了洞的树叶。

“迹部君?”

“这是谁?”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迹部停了一下重复一次:“他是谁。”

“不知道。”幸村往后几步靠在沙发的扶手边,然后两只手收在身前,“国中时有一次去东京见到,他好像是在等人。”

“这么久你竟然还保存?”

面对迹部投来的视线,幸村歪了下头,露出平日和煦的笑容:“怎么了迹部君?你的熟人?”

不是!

“说起来他好像是在冰帝门口站着……冰帝不是你国中的学校吗?”

否定的话语噎在喉咙,迹部张了张嘴,最后放弃似的点头。

迹部回到公寓时依旧一片漆黑,他开了灯,搬了张凳子,抱着镜框踩上去,左右确认好挂上。迹部站在上面仔细端详,被镶进镜子后的男人依旧看着那片蛀了洞的树叶,没有为换了新主人有所动容。修长的手指不知觉地沿着轮廓描绘,心中的异样感越发明显,像是在胸口放了一把磨钝生锈的铁锤,又沉又闷。

简直疯了!!

迹部抱着画下来,黑猫恰好从窗户的缝隙挤进来,一瞬间,大眼看小眼。忽然,猫咪嘴巴张大一条缝隙,叼着的食物受重掉在窗台滚落下去,撞在猫咪食盘边停下来。那是一颗章鱼丸子。

“你去哪里了?”迹部像以往一样拎着猫咪后边的皮毛,黑猫像以往一样没有挣扎任他拎着,但迹部明显感到不同:手里这只小家伙身体非常僵硬。

迹部将他放回地上,黑猫似乎着了魔没有任何反应,两只大大的金色眼睛定在一个地方。怎么了……迹部顺着视线望过去,白色的墙壁下斜靠着一幅画。

“叩叩”

迹部打开门,门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头上戴着快递公司的帽子。快递员个头比迹部矮上一些,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只看到扁长的帽檐。

“你的快递,请签收。”

迹部看了一眼,是从京都寄过来的。

客厅,黑猫走向那副画,两只圆滴滴的眼睛锁在画中人的身上,眼里似乎流淌出什么,泛起波澜。少顷,牠垂下头,踱着步子凑到迹部的脚边,仰起脖子看着男人拆掉包装。里面都是猫咪玩具。

迹部刚拿出一个球,球就不见了。往后一看,黑色的猫咪叼着皮球往里屋一蹦一跳地跑远。

“看来他很喜欢。”

……

浴室。

男人左手举着花洒,右手拿着毛刷,湿了的金发黏在额上,水珠顺着脸庞蜿蜒而下。他红色的衬衫湿哒哒地贴在身上,勾勒出腰部窄壮的轮廓,腹部肌肉若隐若现。男人面前的浴缸边站立一只黑色的猫咪,牠柔软的皮毛都湿透,有的软趴趴地黏在身上,有的像刺猬一样根根竖起,露出下面粉色的皮肉,像只遭到虐待的可怜流浪猫。牠受冷地用力地甩了甩身子,还残留在毛里的水尽数溅在迹部黑色的裤子,留下深色的水迹。

迹部紧了紧握着毛刷的手。他根本就没有为猫洗澡的打算。

今天下午,真田弦一郎带着一只牧羊犬过来做客。迹部对犬科动物情有独钟,一边与面瘫朋友交谈一边与该物种亲密接触。就在迹部谈得心情愉快时,在这里免费暂住一个多月的猫科动物一爪子抓到牧羊犬身上,可怜的牧羊犬一声痛吼后转身去报仇,任真田怎么怒吼也充耳不闻。猫咪身手矫健,几番下来不但没被抓到,反而弄翻不少东西,最后站在吊灯上抬起圆圆的下巴俯视在下面被真田死死拉着依旧又跳又吠的大家伙。

迹部大怒,抡起袖子去逮这家伙。猫咪慌不择路地跑进卫浴室,瞄准墙壁上圆滑的热水器一跃,扭过头俯视有些气喘的迹部,然后像往常一样,四肢印着墙壁快跑,结果这只飞檐走壁的小东西脚一滑,尖锐刺耳的惨叫后摔进马桶,同时弄合马桶盖。


待迹部把黑猫全身上下洗了五六遍后,他已经全身湿透。用毛巾粗鲁地把牠的毛擦干,找来电风筒开最大风力,按着不停挣扎的猫科生物一通猛吹。完事后迹部看了牠一眼拿起衣服进浴室,留下黑猫对着镜子里毛糟糟的自己黑线。

迹部再次从浴室出来时,那只被“虐待”的猫咪正躺在自己床中间,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不知是受伤了还是累着了。

迹部戳了戳牠的背脊,牠的脑袋更埋进肚子里。迹部翻出一把梳子,将牠乱糟糟的黑猫梳理整齐。

并不算友好地相处了一个多月,说还讨厌这只外来黑色生物是假的。虽然不讨厌,但绝对称不上喜欢。

“起来。”迹部将牠翻过身,恰好一只爪子落到他的手里。黑猫半睁着金色的眼睛,长长的尾巴缠上他的手腕。鬼使神差,迹部捻了捻牠的爪子,猫咪下意识地缩了一下便没动静。迹部又捻了下牠的爪子,没动,他的手指试探性的摸到前面的小肉球,轻轻地按了一下,黑猫动了下耳朵,闭上眼睛,脑袋蹭了蹭身下的被单,从鼻间发出轻微的哼声,缠在他手腕上的尾巴轻轻扫了他手臂几下,一股电流顺着手臂窜上心脏,击中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猫,似乎并没有那么讨厌……

犹豫了一阵,迹部伸出手,第一次摸牠的脑袋,感觉牠在蹭自己的手心,轻笑:“你还蛮可爱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