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您好,您有一份快递(路人视角)

提前一天发王子生贺😊这是一个穷屌丝快递员平安夜送快递的故事。

>>>>>>>>>>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依赖电子软件,而其衍生物几乎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比方说,网购。明明今天是平安夜,餐厅饭店电影院爆棚的日子、各家情侣出来压马路秀恩爱的时刻,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买东西!有人约了不起?老子没人约?哼,只要老子愿意,动动手指头等着爷泡的妞能挤爆这别墅区……为什么这个别墅区不能开车进来!!

嘛算了,早点送完回去随便吃个泡面好了。

我闻着家家户户飘出来的饭香味找到目的地。借着建筑物里投出来的灯光,可以辨认出这是一栋半洋式的别墅,庭院的植物葱郁茂盛,小桥流水,金鱼游曳其中,往侧边看,一条青砖石路若隐若现。我咂咂舌,真不愧是有钱人家。

我拿出快件后按响门铃,随便继续打量这屋子。

等了十来分钟,门被打开,一颗墨绿色的脑袋从门后冒出来,“什么事?”那人头发乱糟糟,身上还穿着睡衣,脚下踩着一对毛拖鞋,显然刚刚醒来。

“越前先生您好,这是您的快递。”尽管心情不佳,我还是按耐着火气——我可不想被投诉。

“噢。”青年打开门,左手接过了笔。原来是个左撇子。我看了看他的名字,Ryoma Echizen,他的字很好看,飘逸潇洒。我记得越前龙马是不久前退出网坛的职业选手,他大概在国外待久了忘记怎么写自己的名字。

我抬了下眼,光影在他的脸上留下几个剪影,我只能看到琥珀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骨,以及大致的脸庞轮廓。如果他整理一下仪容,或许是个比我帅那么一点点的大帅哥。

“那个可以给我吗,我认识他。”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向我的挎肩包,原来刚才拿快件时忘了把包包扣好,露出里面的其他快件。我拿出他指的那一份,上面收件人名字是迹部景吾,我认识他,经常在财经报看到他,据说他手腕强硬,做事雷厉风行,被评为“雄鹰”,是一个又帅又多金的钻石王老五。但是三个月前传出他出柜的消息,碎了许多无知少女的心,成为我的梦中情人。……别误会!老子是直男!不过他肯花个千万票子419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在这么一个光线不足的情况下也能看到这名字,这家伙的眼睛够犀利的……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公司要求我们一定要送到客户手里。”而且这家伙来头不少,一旦有所失误,老子饭碗铁定不保!“所以……”

“噢,那我叫他出来。景吾——”

说着青年走进屋子,消失在一个转弯角。没过多久,一个金发男人走出来。他穿着居家服,脚上套着和青年一模一样的毛拖鞋,没有报纸上所见的锐利锋芒。

“笔。”

“啊、啊!”

男人接过我手里的笔,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笔递还给我。

我接过,上面似乎有富家子弟的金钱味,“请、请问是迹、迹部景吾先、先生么?”

男人抬起眼,似笑非笑:“需要我拿身份证吗?”

“不不不不需要!”此时我恨不得狠狠地甩自己一巴掌,再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再次抬起眼偷偷看他,颜值果然不错,身材也……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我身挂黄金坐在钻石珠宝古玩堆起来的小山上,底下是一个个黑衣保镖匍匐在地请求赐令,身边一个个世界选美小姐穿着薄如蚕纱的金丝比基尼往我嘴边喂食奇珍佳果,温香柔体在怀,巧言兮笑入耳,暖热的气息喷扑我脸上,红唇欲滴诱人采撷,酥胸有意无意地挤压我身上……“那、那个迹部先生,请问你一个晚上……”

“景吾!”

我们同时看过去,只见方才的青年倚着门,一对透亮的琥珀眼睛笔直地盯着我,“我的蛋糕好了没?”

“才刚刚放进去!你再去睡会。”男人脸露不耐,但语气却是无奈。

“我从下午四点睡到现在八点半,”青年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你还没弄好。”

男人的脸一下子红透,海蓝色的眼睛左右闪躲,“笨、笨蛋!蛋糕怎么可能这么快弄好!”

“那个,迹部先生,我可以教您做。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以前梦想开一家蛋糕店,技术虽然比不上国家级的,但还是能够在市里排个名次。”我一边谄笑一边说。听隔壁说教一个贵妇做甜品月收过万,我教这富二代做蛋糕,那么报酬大概是……一架载满钞票的飞机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Mum……但是迹部先生已经答应‘亲自’做给我。”青年从我手里拿过男人的快件,同时拉过男人的胳膊靠近自己,“我家景吾要继续研究研究,再见。”

飞机转了个弯,飞向天边。

NO!!——

我耷拉着脑袋走出别墅,抬头四十五度角仰视路灯……后面一颗最闪耀的明星,一滴男儿泪滑过我的脸庞,迅速消失在夜幕里。

再见,我的票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