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9)

(九)这只猫,山神①

小川愣愣地看着越前,后者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村长。

“如果村长的目的不在于与我们的交易,那么我们再谈下去也没有必要。”

“万分抱歉。”

迹部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然后村长领着他们往深林里走去。

“本大爷比较奇怪的是,你怎么突然这么做?”这里民风淳朴,老实憨厚,不像是会忽然反口的人。

“实不相瞒,其实……昨晚山神托梦于我。”

“山神?”

迹部细问一下才明白,原来昨晚这位村长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诫他会有一批人来取不义之财。他们在山里长大的非常信仰这些东西,之前也有一批人说来建一座度假村,然而却是一群十分恶劣的偷猎者,其中村长和一个朋友阻止过好几次,结果被他们拿出猎枪对着他们开枪,幸好那时下雨泥地湿滑躲过,但是朋友却命丧黄泉,他也毁了一只眼睛。之后村里再也没有人敢找他们,都躲在家里,他们也越来越猖狂,而那条公路就是他们为了方便猎物运输修的,后来山上的动物打得看不到踪迹他们才离开。他们离开的第一年,山里因为动物的滥杀,天敌锐减,草被疯长,大量蜂虫往山下他们的村子里破坏庄稼,造成大量损失。那个时候,不少村民被迫搬离土生土长的地方,而村长不愿离开,天天祭拜山神,和几个年轻人自发奋勇组成队伍上山祛虫,近两年才好转起来。以往的经历加上那个诡异的梦,村长恐怕迹部是跟他们一样的偷猎者,于是当即作了个决定恐吓迹部打道回府。

迹部是无神论者,自然不相信鬼神这一说话,他觉得或许是那次事件对老人冲击巨大、影响深刻,留下一种心理暗示。

当天村长留下他们当作赔礼道歉,迹部没有推搪。

夜晚,几杯清酒下肚,小川有些兴奋,和村长的女儿聊天说地,女儿被他逗得笑个不停。迹部在和村长聊天,继续普及这里风土人情,无意间一转头发现越前一个人坐在走廊,心不在焉,显得格格不入。

继续聊了一阵子,大家都准备歇息,见越前入定一样地坐在走廊,迹部捞起一瓶喝剩下的酒扔过去,越前反应迅速地单手接过。

“你怎么了?”

越前摇头不说话,把酒放到一边。迹部慢慢走到他身边,手收进浴衣里,阵阵夜风吹动他的金发。夜晚的山里很凉快,树影婆娑,月亮清晰而巨大,月色清凉如水,闭上眼睛能够听到远处淙淙的山泉,灵魂仿佛置身一片幽远宁静的天地,安逸怡人。

“经理,能陪我走一走吗?”

迹部有些意外,挑挑眉:“现在?”

越前缓慢而坚定地回望他:“现在。”

……

木屐踩到一根断枝发出清脆的咔嚓声,迹部颇为不乐意地盯着脚边溅上的泥屑,继续小心而缓慢地前进。

越前一身便装,走得很轻松,偶尔会停下来等上迹部。

他们走得很深,森林里非常安静,只有两个人的走路声音,时不时有小动物奔跑晃动灌丛的细碎声音。

待迹部回神,突然发现走在前面的越前不见了,而且身边的景象与刚才也有些不同,这里的树木高大而古老,透过黑色的树枝缝隙能够看到高高在上的月亮,月亮还是很明亮,却没有一丝光能够穿透下来,树下一片漆黑。

“越前?”

他又叫了一声,前面出现一阵声响,迹部以为是越前,快步上去,结果他僵住了。

他的面前是一只全身漆黑的巨型生物,大概有半个篮球场的大小。他八只长足,身后拖着巨大而扁圆的下身。他面容丑恶狰狞,八只眼睛绕了他脑袋半圈,脑袋?该死的应该是脑袋,而且每一只竟然是双瞳孔,巨大而锐利的长齿从口中伸出来,绿色的唾液顺着牙齿流下来,恶臭无比。

蜘蛛?有这么大只的蜘蛛?

眼见蜘蛛开始动作,迹部立刻掉头跑,紧接着地面震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只巨型蜘蛛追了上来,但是他脚下的是木屐,根本跑不动,迟早会被追上的。

迹部一咬牙,一回身踢掉木屐,木屐准确地命中蜘蛛的一只眼睛,蜘蛛吃痛闭上那只眼睛,速度不见丝毫减弱,同时前面两只长足以破竹之势劈下来。

轰隆!

他身边的路裂开两道巨大的口子,剧烈的余震将他翻倒在地,这简直跟自己处在十级地震的中心还要霸道。

蜘蛛发出“桀桀桀”的笑声,玩弄猎物似乎是这家伙的兴趣。

顾不上受伤,迹部连忙爬起来,窜进身边的林子。林子有很多蕨类植物,小腿、手臂、脸上被刮了无数道长口子,很痛很痛,但是他不能停,这片树林根本挡不住那只巨型蜘蛛!他回头一望,蜘蛛吐出白色的蛛丝黏在树上一跳一跳地快速追了上来。

迹部骂了句粗,脚底突然一痛,膝盖软了下来,就这么一下身后那只大家伙就追了上来。无数蛛丝在身边铺展开来形成一个包围网,迹部成了触网的虫子,他动了动,发现蛛丝收缩得更紧。

粘稠的绿色液体滴落到脖子,浓郁腥臭的味道窜入口鼻,迹部险些没晕了过去。

“好小子,你竟然能闯入我的结界。”

说、说话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