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10)

(十)这只猫,山神②

蜘蛛开口前迹部并没有感到非常的恐惧,他可以认为这是一只基因突变的生物,只是一只巨大的生物他还是有办法对付。但是他现在说话了,是说话了,不是鹦鹉学舌,而是自主地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那就表示这只生物有智慧。而人虽然不比其他动物强壮但能够成为万灵之首,因为人类有动物所缺乏的高级智慧。一只巨大、行动敏捷并且还拥有智慧的未知生物,怎么想都糟糕透了!

蜘蛛做了一个狂嗅的动作:“唔——好香,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你一定很美味。”

仿佛一切都进入了慢镜头,血口大张,能够看到黑红色的舌头,幽绿色的唾液,牙齿间食物的残渣以及蠕动的虫子。

蛛丝猛地断裂,一道影子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在他们没有作出任何反应时夹住迹部往树上窜。他的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迹部也只能看到黑色的树冠。

蜘蛛反应慢半拍地发出震怒,他蛮狠地推倒大树。坚拔的大树在这恐怖的力量前宛如诺骨牌,一棵倒向一棵,整片森林都在哀嚎。

要被追上了!!

“抓紧我。”

来不及消化这熟悉的嗓声,迹部的视野突然一个180°大转弯,他的脑袋向地,然后身体一下子悬空,慌得迹部立刻拽住他的衣服。

“你们谁也别想逃出去!”

这场跑酷持续不到半分钟以蜘蛛撕裂长空的愤怒咆哮结束。那人在一块空地停下,放下迹部就问。

“你怎么跑来这里?”

极度的眩晕和恐惧让他忘记了呼吸,迹部一只手死命地扣住越前的袖子,张口解释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结果气一上来呛住了胸口,咳个不停,与此同时闻到了身上难以形容的恶臭味,胃部一阵猛烈收缩,他急忙跑到一棵树下吐,除了胆黄水什么都没有,排山倒海的难受席卷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
休息了一会,迹部才得以有时间好好打量越前。他的白衬衫上面沾上不少自己身上的那种绿液,起了不少皱褶,尤其是肩膀上的位置,有的地方还被他抓破了。

他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后越前陷入沉吟,忽然越前站起,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把衣服脱了,那只蜘蛛会闻着这味道追来。”越前面无表情地把衣服撕开,将两条干净的递给迹部。

迹部点头,身上这股味道他早就接受不了,而且他一点也不想被那种东西盯上,结果手刚摸上衣服边缘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一件浴衣,不像越前脱了上衣还有裤子。

越前也注意到迹部的窘迫,道:“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这是公然亵渎罪!”

“这里是荒山野岭。”

“……”

当迹部身上只剩下一条贴身衣物时,越前吹了声口哨:“经理,身材不错。”

迹部瞪了他一眼,将浴衣甩到他的脸上。越前接过笑了笑,就开始往树上爬,他身手灵活得像一只进化不完全的猿猴,将浴衣绑好一下一下滑了下来,然后往树的反方向走。

越前在前面开路,迹部跟着他的脚印走在后头,一前一后地往森林深处探入。

……

山脚下,一辆红色的敞篷车停在路边,驾驶座上的少女凝视着山顶,清凉的月光只能让她勉强辨析树冠的影子,她纤细的眉头拧在一起。

怎么回事,龙马的味道消失了?!

……

这座森林非常大。

迹部扶着一棵树坐下,没有了鞋子的保护,他的脚已经到了极限,越前的那两条布已经被地上的断枝破了好几道大口,有的伤口被泥堵住,有的还在往外渗血。

他抬起头,目及所处全都是影影绰绰的树和低矮的灌木丛,没有尽头。

“我们好像迷路了。”

“什么?”

“你看。”

迹部顺着越前的视线往上看,只见一棵粗壮的大树上绑着一件浴衣。迹部一个激灵,往另外一边看,灌木丛里果然有一堆呕泻物,而身旁的景物也越看越熟悉。

“你怎么带路的!”

休息了一阵,迹部挑了另一条路一马当先往前走,越前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一路上,迹部集中所有注意力盯着手表里的指南针,直到眼前出现一块空地。他连忙抬起头,那件浴衣依旧缠在树上。

怎么回事?!

虽然是夜晚,周边全是千篇一律的树木,可他凭借过人的眼力依旧能发现每棵树的细微区别,而出色的记忆力让他确定这不是越前带的路,此外他非常确定自己走的是直线中途也没有转弯,可为什么会回到这里?难道他不知不觉绕地球一周?怎么可能!且不说地球周长凭脚力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完,就算真的绕球一周指南针也会发生变化。难道手表坏了?

迹部转了几个方向,指南针也随着偏移,没有任何问题。

一路上指南针也没发生任何偏转,那他们确实一直往前走,但为什么会回到这里?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