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11)

(十一)这只猫,山神③

到底走了多少圈了,迹部已经记不清楚,他只知道他从一开始的狂奔到现在麻木地行走,他只能不停地往前走不停地走下去,可是无论走了多少圈还是看到那块令人崩溃的空地。
突然手腕被一道极其霸道的力量抓住,他回头,只见越前脸色极其难看地看着自己。

“蜘蛛,不见了。”

……

还没有靠近已经听到令人不愉快的吵闹,少女将车停在路边,几个七、八岁年纪大小的孩子躲在草垛后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她。她不悦地拧紧眉头,踩着八公分的细跟鞋来到他们面前。

“臭小鬼们,快叫你们的老大出来!”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交流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少女不耐烦地挥起手,银光乍现,两者间的草垛天女散花一样炸开。

“信不信再晚一秒,我会让你们尸骨无存?”

几个孩子哇地一声,受吓地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少女正欲抬头,一道无形的力量钳制住她的手臂。

那是一条白色的蛛丝。

“爱丽丝小姐,是什么让您大驾光临?”

少女侧过身,蛛丝的尽头是一个年迈的老者的肚脐。

“我来找人。”

“这里已经没有人了。”老者张开嘴,一条比正常人长了不止三倍的舌头伸了出来,他回味地舔着唇,绿色的液体滴落到地上,“昨晚我在这里进行了一顿晚餐。”

“那些我不管,我只知道龙马到了你的地盘。你把他藏哪了?”

“龙马大人昨夜就离开了。”

……

迹部走得有些恍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无意识地回了一句后就意识到问题所在。

就算他们逃的很远,以那只蜘蛛的破坏力和与身形不符的敏捷力在这么长时间里足够把他们吞下消化掉,然而并没有!
他突然想起了蜘蛛的习性,蜘蛛通常会对触网的昆虫咬上一口,注入了一种特殊的液体枣消化酶使昆虫昏迷抽搐甚至死亡,但是没有!难道那只大蜘蛛有十足的把握认定他们逃不出去?一种猜想浮上脑中,豆大的冷汗滑了下来。

“喂越前,我问你,”迹部盯着越前的眼睛道,“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长生不老吗?”

见越前露出了困惑,迹部将自己刚才的猜测说了出来:“在东方某个国度有一个古老的传说里,他们的统治者人面蛇身,据说长生不老,但是目前并没有发现除了植物外能够一直活了几千年的生物(说到这里时越前的表情僵了下)。假如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这种人应该有很长的寿命,然后有一群人在研究这个秘密,假设,我是说假设,假设这种‘长生不老’是通过人与动物的结合,比如传说中的人面蛇身,将蛇通过某种方式植入人体内,通过共生的方式保留人的智慧和获取蛇的长寿。而那只蜘蛛又有这种跟人类相仿的思考方式……”

越前笑了笑:“你以为是嫁接,梧桐树上开水仙?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不用植物,植物的寿命更长不是吗?”

“那不就成了植物人?”

“好吧,假如真的是这样,”越前指了指旁边,“那么这片森林怎么解释?你该不会想说是空间折叠吧?”

“虽然有想过但这不合理。”迹部盯着自己的手表,大拇指轻轻地摩擦表面,“你有什么想法?”

越前没有说话,他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一个字——
「妖」

“怎么可能,”迹部讥讽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有哦。”

越前抬起头,清澈的琥珀瞳内倒映着迹部错愕的脸,“这个世界真的有妖怪。”

“……”

“……”

“不可能。”迹部嗤笑一声,打破这诡异的寂静,“所谓的‘妖怪’不过是古人对未知事物的统称。想不到你竟然会相信这个。”

越前收回了视线,不再说话,安静地看向某处。

——————————————————————

“你真的要下去吗?”

少年指了指面前的水塘问着身边的青年,后者已经准备妥当正跃跃欲试。

“当然。”青年伸展了一下四肢,目光紧紧盯着水塘中央盛开的青莲,“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少年看向安静的湖面:“可里面有吃人的鱼。”

“少在这里妖言妖语,这么浅的塘子怎么可能会有鱼。”

“是真的。”

“妖狐,你不愿意下去就不下去,少为自己脱嫌。”

“……我没有。”

半个时辰后。

青年大喘着气趴在岸边,他左手攥住一株青莲,然而他一身狼狈,满身齿印,背上还有一条丑陋的鱼紧紧地咬住他的肉。

“我都说了里面有会吃人的鱼。”少年蹲在岸边,揪着鱼尾巴硬扯下来丢到岸上,自上而下地看着脸色青白的青年,“你还差得远呢。”

——————————————————————

“山久,不要妄想挑战我的底线。”

“爱丽丝小姐这是哪里话,尔等心中对您只有忠诚二字,哪敢有其他想法。”

“龙马的味道在你们这里突然消失!”

“或许龙马大人突然有什么事要做,而爱丽丝小姐又不适合参与,所以隐匿了气味。龙马大人向来不告而别,且行踪不定,想必跟龙马大人朝夕相处一百余年的爱丽丝小姐一定然清楚。”

看着老者摆出一副恭敬嘴脸,少女只感觉恶心:“我跟姐姐不一样,不会讲道理。”她掏出皮衣下的手枪,“告诉我,龙马在哪里。”

“龙马大人昨日已经离——”

一枚子弹擦着看着的鬓角而过,留下一条焦黑的痕迹。

“回答错误。”枪口对准老者的脑袋,少女一字一顿地说,“最后一次,龙马在哪里!”

——TBC——

诶诶Σ(っ °Д °;)っ现在都没有人看吗??难得我勤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