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Black Cat(12)

(十二)这只猫,山神④

将脚卡在树叉间攀了上去,迹部所站的树枝并不是最高但也不是很矮,从他的位置望出去是无尽的黑,如果在白天一定是一副十分壮观的场面,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感慨,但他现在觉得那只蜘蛛或许蛰伏这片黑暗底下,耐心地等待,然后在猎物松懈的时候将所有生命卷入肚腹。

迹部对着手掌哈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搓揉自己的手臂,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夜晚的森林与白天暖和相背,尤其是在森林深处,只穿一条内裤的迹部早就手脚不灵活,而那件浴衣就在自己左前方,只要自己再往上攀爬几米就能够到暂时缓解寒冷,但他情愿裸奔也不愿套上那件恶臭无比的衣服。

他仔细寻找了一阵没发现所谓的鸟蛋和树果,甚至连一条虫子都没有,开始往树下爬。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树也不例外,没多少爬树经验的大少爷几次险些滑倒。

待他有惊无险地回到地面后,越前已经生好火——天知道他是怎么弄出火,他正拿着根树枝扔进火堆里,迹部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

越前点点头,问:“现在几点了?”

迹部低头看了看表:“4点49分,还有一个多小时日出。”说着他的眉间拢起了皱褶。他的度假村企划必须在今天之内上交,这是他当上经理后第一个大项目。他一定要出去这座鬼森林。

这么想着他站起来,膝盖还没站直就顿住。越前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的表情立即往后转,火光照出来的可见范围内,无论地面,还是树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蜘蛛,铺天盖地向火光中的两人靠拢。

……

“山久,你这个叛徒!”

少女愤恨地跺了一下树干,身体受力飞了出去,脚还没踹到老者的脸上就被蛛丝拉扯回去,吊回树上。

“过了这么多年老夫还真没想到能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妖猫二王子。”

老者双手负背来到树下,抬头看着恨不得杀了自己的少女,“呸,论资力论辈分龙马都比你这丑东西高贵许多!不想得罪那位大人我劝你快点把我们放了!”

“呵,南次郎大人早在千年前已登仙,怎可能会管凡间俗事。”

少女狠狠地瞪着他,却无话可说。如果南次郎大人真的珍爱龙马,龙马就不会到人类地盘,不会遇见迹部景吾,更不会中诅咒,那年的事也永远不会发生,她和龙马现在也许已经有了几个孩子。

……

蜘蛛已经将他们包围起来,两人被迫着背靠背。越前握着自制的简易火把,低声道:“我等一下说跑就跑。”

迹部点头。

面对两个裸着上身美味的猎物,前方的蜘蛛跃跃欲试,其中一只按捺不住弹跳起来,越前握着火把将它打出去。

“跑!”

两人撒开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蜘蛛被越前手上的火把分开一条路,又争先恐后地追扑上来。越前刚逼退下几只跳到迹部身上的蜘蛛,又有三只跳上自己的胳膊,迹部一挥火把,越前立刻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然后蜘蛛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你差点烧到我!”

“本大爷对这方面很有自信。”

“这可不是烧烤!”

两人一边斗着嘴一边往前跑,直到爬进一个山洞。

两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蜘蛛没有进来,他们在山洞口外方圆二十米左右包成一个包围圈,用难听的声音叫嚣着,大约半分钟,他们如黑潮般散去。

越前扶着双膝缓缓坐下,迹部已经呈大字型非常不雅观地躺在地上,腹部剧烈地收缩。

扶我一下。见越前已经缓回来迹部想这么跟他说,可是喉咙被铅块压住一样只能发出沉重的喘气声。

他继续躺了一阵子,用手肘撑着坐起来。

“安全了?”

“大概。”

越前坐在地上,看着迹部忽然笑了,“你还差的远呢。”

迹部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体力简直比所有奥林匹克的选手加起来的总和。

“你百米跑多少时间?”

“什么?”

迹部再问了一遍。

“没计过。”越前说,“我对时间、胜负之类的没兴趣。”

这话听起来真让人火大,迹部勉力站了起来,他实在不喜欢继续坐在这潮湿的洞穴:“你怎么不去参加奥运会?”

“啊,我不喜欢这种——”

忽然一个影子跳到越前的身上,它瞬间长大锐利的獠牙卡住越前的喉咙,越前剩下的语句化作无声的叫喊,眼睛绝望地看着迹部,伸出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变成白干,紧接着是整具身体。

一切都发生太快了,迹部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刚才还跟自己说话的人突然变成一具惨白的尸体。

影子扔下越前的尸体转过头,那是一张怎么样的脸,整张脸仿佛融化一样,苍老斑白的脸皮挂在脸骨头上,眼睛巨大而空洞,嘴巴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渗人得紧,更恐怖的是他头部以下竟然是蜘蛛的身体。

人面蜘蛛向他往前一步,迹部回神般地猛将手中燃尽的火把扔向它,看也不看拔腿就往洞口外跑。

他终于明白那些蜘蛛为什么不进来,原来这里有一只山老大!

迹部疯狂地拼命往前跑,他见路就插见缝就钻,丝毫不管不顾,突然感觉不对劲,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种异样,身体短暂地悬空地面,他如同一只圆滚滚的木桶滚了下去。

他外露的所有皮肤都被尖利的灌木割破,他的脑袋狠狠地撞到一块石头停了下来,滚烫的液体横了他半张脸,他撑坐起来,单手捂住脑袋睁开眼睛,所有力气瞬间榨干。

他的面前,是成千上万的黑色蜘蛛。恐怕他跌进他们的窝里。

一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蜘蛛们丝毫不掩盖对猎物的渴望,争先恐后地涌向迹部。

迹部连连后退,一直摸到刚才自己撞上那块石头。石头看上去有60公斤重,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把那块石头搬起来,而这时他身上已经有几十只蜘蛛在撕咬他的皮肤。

他本来苦手节足动物,现在那种感觉被无限地放大扭曲,潮水般地侵蚀他的理智,他疯魔地挥打身上的蜘蛛,每弄死一只又有更多的覆上来,着魔一样地往他身体内钻咬,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滚开!滚开!全都给我滚开!!!”

“啊啊啊!滚——”

“景吾!!”

迷迷糊糊间他仿佛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拉出来,当鼻腔钻入一缕森林独有的清新空气时,他松了一口气,脑袋一歪,晕死过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