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忍迹】Lose Lover

认识他们的人都觉得,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的感情非常好,他们关系好到不用称呼对方名字的地步。他们很有缘分,他们总是能够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经常见面,按照忍足侑士自己的说法就是金鱼后面的金鱼屎一样的孽缘。虽然这说法不怎么优美,但确实如此。他们固然能见面,但是那时他们中至少一方是处于情绪低落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比如今天,迹部景吾刚结束与一女友的约会独自漫步天桥时,就看到忍足侑士穿着黑色的正装,一个人站在桥中央。

忍足侑士双手搁在栏杆慢悠悠地吞吐出一团烟圈,他的左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烟,烟的前头有一小截燃烧后留下的烟蒂。他总是无意间露出的温浅笑容如同他头顶天空的星星被脚下爬满橘黄色的长灯掩盖住,面无表情地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红绿灯一闪一闪地点绿他的平光镜片。

他镜片上的骤闪的绿灯变成静止的红灯时,迹部景吾抽出他手指间的烟,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烟,头部的烟蒂稀稀拉拉地跌入风里,吹散。

迹部景吾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站在他的身边,把烟放入嘴里。

“下次不要买这种。味重。”

说话间,烟圈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便利店随手捡的。”

忍足侑士调整了一下姿势,眺望着远方,那里并没有受到人造光源的污染。

“约会怎么样?”

“我们分手了。”迹部景吾单手插进兜里,背过身靠在栏杆,风带着吐出来的烟在忍足侑士面前散开,“她埋怨本大爷忽略她。”

“正巧,我也失去了一位恋人。”忍足侑士轻轻地笑了一声,“被公认的最早结婚育子的的迹部社长的婚姻意外地令人堪忧。你应该将对公司的注意力分出一份给她。恋爱中的女孩子非常敏感,尤其是堂本小姐这样心思细腻的女孩,身为绅士要多多体谅她们。”

迹部景吾不置可否:“本大爷就算了。你跟花崎一直不错,怎么分的?”

说完,迹部景吾注意到忍足侑士脸上的浅笑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地抽走,只剩下被棱角分割几块阴影的脸,在橘黄的车灯中明灭不定。

忍足侑士从迹部景吾的嘴里抽出自己的烟,迹部景吾很少抽烟,所以他吸得很慢,烟还剩下半截。他叼着烟,滤嘴还残余挚友的唾液还有一点点葡萄酒的香味,很淡很浅,几乎以为是错觉,和他身上的骚包的玫瑰香水丝毫不搭。

迹部景吾并没有多少反应,只移了一下视线,然后又转了回来。

他在等待他开口,他在等待他酝酿。

忍足侑士抽了第五根烟时,烟从嘴鼻喷吐出来:“小葵死了。”

小葵,花崎葵,一位来自京都的女孩,国三时转入冰帝学园,和大阪的忍足侑士很聊的来,后来慢慢熟稔并展开一段美妙的校园青春物语,但在毕业典礼时两人因志向不同分道扬镳,后来在高中死灰复燃,再度续写一段传奇佳话。这是大众的说法,就算在当时的网球部内也是这么传,甚至连迹部景吾以为是这样,但事实上并不是。

国三那会忍足侑士确实是和花崎葵十分投缘,很聊的开,但也仅仅于朋友关系。他们关系真正发生变化是国三的下半学期。那天是周末,忍足侑士到花崎葵家拜访继续放假前停止小提琴的探讨,结果当天他见到了彻底改变他志向的画面——原本聊的很开心的花崎葵心脏病突发。

事件来的很快,仅仅十五岁的孩子被吓到,但到底是冰帝的天才,他很快恢复并在花崎葵的指示下找到药喂了下去并且拨打了急救电话。

当时,急救车车顶上的灯一下一下地转到少年的脸上。忍足侑士就下定决心,他一定要成为医生。于是周一回到学校帮花崎葵请假的同时向网球部部长迹部景吾递交了退部申请。他比平时更用功,比平时更认真,收起漫不经心态度的忍足侑士陌生得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结果,他分数离美国的学校最低分相差0.5分。

0.5分的差距让他偏离了梦想。

那天他去看望花崎葵,那天他在花崎葵真诚的感谢和善解人意的笑容下哭了,那天他趴在花崎葵的脚边哭的很伤心。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对花崎葵的感情不只是怜惜这么简单,还有更深更复杂的感情。

后来两个人一起升入冰帝学园高等部,一起上下学,一起吃便当,一起去约会,一起约定了未来……

现在,忍足侑士如愿以偿成为一位优秀的心脏外科医生,然而女孩的心脏撑不到他亲自为她主刀的那一天,在前天永眠太平间。

今天是女孩的葬礼,而今天忍足侑士跟迹部景吾一样,从别人的嘴里得知此事。

在迹部景吾的印象中,花崎葵这个女孩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朝气蓬勃、内心温暖坚韧的女孩。

他的心情被身边的人传染,心脏垂了一块铅块,沉重得呼吸压抑。

他夺下挚友又叼出的烟,说:“如果到了五六十岁我们还没有人要,干脆凑合着过日子好了。”

“两个孤寡老男人吗?真可怜。”

“你这是嫌弃本大爷?”

“救济金够用吗?”

“只要接下来的二十多年你不是五体不勤,不领取救济金也绝对够用。”

“碗谁洗?”

“你。”

“垃圾谁扔?”

“你。”

“房租谁交?”

“你。”

“那么剩下的你来做?”

“全部都是你。”

忍足侑士把烟盒扔进口袋,仰天长叹,“为了晚年享乐清福,我还是快点成家好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