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y银子

1 2 3!We are One!这里是脱坑二次元的唯九爱丽

©Silvery银子
Powered by LOFTER
 

【越迹】木枯らしが届く顷に

题目是我这段时间饭上的一个爱豆的歌,是两年前他临入伍前发售solo的其中一首,是写这篇文时最爱单曲循环的一首,建议小公举们打开这首歌看这篇文

木枯らしが届く顷に

最后表白一下我的爱豆沈茶茶


——————————————————


Part.1

越前龙马走了。
在高三第二个学期回去洛杉矶。
在全世界兜兜转转,邂逅各国各色云中高手,终于还是决定将从有印象开始一直进行的运动继续下去。到底还是骨子里的倔强不想放弃。
临走前一晚,越前龙马将吃得干干净净的碗筷一放,双手合十道谢后起身上楼,一分钟后换了一身衣服下来,径直走向玄关。
“我出去散步。”
“卡鲁宾。”
正扒拉整理好的行李的喜马拉雅山猫撒欢着小短腿...

 

【越迹】Black Cat(13)

(十三)这只猫,山神⑤

“爱丽丝小姐,我建议你加入我们的阵营。越前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哦呀,那么你觉得哪里更适合她?”

一个小男孩从草垛后走出来,其他孩子被他打回原形并且粗鲁地封住嘴巴绑到一起。他扔下已经捆绑完毕的绳头,拍了拍手掌,似笑非笑地看着老者。

“越前龙雅?你什么时候——”来不及道出完整的句子,老者的身上忽然焚起一团金色的火焰。老者痛苦地叫喊、挣扎,他解除化形,变成一只巨大丑陋的八眼蜘蛛。他扑倒在地,巨大的身躯不断打滚想要扑灭金焰,谁料火焰越燃越烈。很快,他就停止不动,烈火依旧在焚烧。

“龙、龙雅大人?!”

少女怔怔地望着站在面前的小男孩,小男孩侧过半脸,他的脸上挂着...

 

【忍迹】Lose Lover

认识他们的人都觉得,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的感情非常好,他们关系好到不用称呼对方名字的地步。他们很有缘分,他们总是能够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经常见面,按照忍足侑士自己的说法就是金鱼后面的金鱼屎一样的孽缘。虽然这说法不怎么优美,但确实如此。他们固然能见面,但是那时他们中至少一方是处于情绪低落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比如今天,迹部景吾刚结束与一女友的约会独自漫步天桥时,就看到忍足侑士穿着黑色的正装,一个人站在桥中央。

忍足侑士双手搁在栏杆慢悠悠地吞吐出一团烟圈,他的左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烟,烟的前头有一小截燃烧后留下的烟蒂。他总是无意间露出的温浅笑容如同他头顶天空的星星被脚下爬满橘黄色的长灯掩盖住,面无表...

 

【越迹】Black Cat(12)

(十二)这只猫,山神④

将脚卡在树叉间攀了上去,迹部所站的树枝并不是最高但也不是很矮,从他的位置望出去是无尽的黑,如果在白天一定是一副十分壮观的场面,换做平时他一定会感慨,但他现在觉得那只蜘蛛或许蛰伏这片黑暗底下,耐心地等待,然后在猎物松懈的时候将所有生命卷入肚腹。

迹部对着手掌哈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搓揉自己的手臂,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夜晚的森林与白天暖和相背,尤其是在森林深处,只穿一条内裤的迹部早就手脚不灵活,而那件浴衣就在自己左前方,只要自己再往上攀爬几米就能够到暂时缓解寒冷,但他情愿裸奔也不愿套上那件恶臭无比的衣服。

他仔细寻找了一阵没发现所谓的鸟蛋和树果,甚至连一条虫子都没有,开始...

 

【越迹】Black Cat(11)

(十一)这只猫,山神③

到底走了多少圈了,迹部已经记不清楚,他只知道他从一开始的狂奔到现在麻木地行走,他只能不停地往前走不停地走下去,可是无论走了多少圈还是看到那块令人崩溃的空地。
突然手腕被一道极其霸道的力量抓住,他回头,只见越前脸色极其难看地看着自己。

“蜘蛛,不见了。”

……

还没有靠近已经听到令人不愉快的吵闹,少女将车停在路边,几个七、八岁年纪大小的孩子躲在草垛后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她。她不悦地拧紧眉头,踩着八公分的细跟鞋来到他们面前。

“臭小鬼们,快叫你们的老大出来!”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交流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少女不耐烦地挥起手,银光乍现,两者间的草垛天女散花一样炸开。

“信...

 

【越迹】Black Cat(10)

(十)这只猫,山神②

蜘蛛开口前迹部并没有感到非常的恐惧,他可以认为这是一只基因突变的生物,只是一只巨大的生物他还是有办法对付。但是他现在说话了,是说话了,不是鹦鹉学舌,而是自主地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那就表示这只生物有智慧。而人虽然不比其他动物强壮但能够成为万灵之首,因为人类有动物所缺乏的高级智慧。一只巨大、行动敏捷并且还拥有智慧的未知生物,怎么想都糟糕透了!

蜘蛛做了一个狂嗅的动作:“唔——好香,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你一定很美味。”

仿佛一切都进入了慢镜头,血口大张,能够看到黑红色的舌头,幽绿色的唾液,牙齿间食物的残渣以及蠕动的虫子。

蛛丝猛地断裂,一道影子不知道从哪里飞了...

 

【越迹】Black Cat(9)

(九)这只猫,山神①

小川愣愣地看着越前,后者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村长。

“如果村长的目的不在于与我们的交易,那么我们再谈下去也没有必要。”

“万分抱歉。”

迹部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然后村长领着他们往深林里走去。

“本大爷比较奇怪的是,你怎么突然这么做?”这里民风淳朴,老实憨厚,不像是会忽然反口的人。

“实不相瞒,其实……昨晚山神托梦于我。”

“山神?”

迹部细问一下才明白,原来昨晚这位村长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诫他会有一批人来取不义之财。他们在山里长大的非常信仰这些东西,之前也有一批人说来建一座度假村,然而却是一群十分恶劣的偷猎者...

 

【越迹】Black Cat(8)

(八)这只猫,助理②

两人下到一楼时,迹部社长已经开始致辞,侍者一看到了他们就让迹部过去准备致辞。

越前刚想走开,侍者伸臂拦住他的去路。

“失礼了越前先生,老爷请你过去。”

越前循着侍者侧让的身子望过去,刚结束致辞下台的老人向他这边投来并不和善的眼神。

“我明白了。”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既然社长这么担心,何必让我来当令孙的私人助理。”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老头子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到景吾!”

似乎听到好笑的笑话,越前半笑不笑:“呵。你能干得了什么?”真的出了什么事,区区普通人类能做得了什么?

被结结实实地噎住,老人整张脸开始变成猪肝红,正欲大斥,雷鸣般的鼓掌声骤响...

 

【越迹】Black Cat(7)

(七)这只猫,助理

“龙马?龙马者,天地之精,其为形也,马身而龙鳞,故谓之龙马。”尾句稍微上扬,青年自上而下地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轻哼了一声,“明明是一只妖猫,竟有这般名字。 ”

“你若中意的话,我让老爹给你另起名字就是。”

青年一甩衣袖冷哼一声:“区区妖物名字何足稀罕。”

“那你把我名字说得那么好听做甚么!”

青年咬牙:“越前龙马,你是到底听不懂还是在装傻充愣。”

——————————————————————

头,好痛。

这是迹部醒来的第一感觉。他翻了翻眼皮,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冰蓝色眸子一下子张开。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窗外的光透过纱窗照在床上,迹部把胳...

 

【越迹】Black Cat(6)

(六)这只猫,访客②

圣诞夜的晚上很热闹,人们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彼此擦肩而过,孩童的笑声和商店里的音乐相互交融、谱出欢乐拍子,街上的灯全部亮起,一盏连着一盏,绘成金色的长河。

黑猫趴在阳台的躺椅上,就这么安静地看着。

身后传来落地窗拉开的声音,同时传来客厅里的吵杂。回头一看,菊丸和忍足分别抱着一台电脑打游戏,幸村和迹部坐在沙发上,视线的终点是真田拿起一块涂上厚厚芥末的pizza。

门被重新拉上,隔断里面的声音。

不二坐到另一张躺椅上,和牠一起看向天空。

“今天好像是你的诞辰……不回去没关系吗?”

高空的夜风拂过,吹着黑色的毛,猫咪一动不动。

「你千方百计地让他醒来到底想要做什...